分類彙整:謝小茹的喃喃自語

點了杯茶

就像一直堅持不喝廉價茶品的人,街道上四處張望走著、走著久久一段時間。最終口渴了,沒辦法,隨意停了家巷口小茶館。開門進去後,挑了個角落坐好,打算好好歇息喝杯茶。

 

服務生遞上菜單後,發現裡頭沒有他多年設定好那種等級的茶品。

 

翻了又翻,沒。都坐下這麼久,冷氣也吹了,服務生也過來了,不好意思只好點單。最後,點了杯看說明後能接受也買得起的一壺茶。

 

這壺茶菜單上圖片是還可以的,說明是能接受的。

沒想到,到嘴邊後,那是杯酸澀又苦的普通茶品。且這種紅茶屬性是,放越久,酸澀味越重。

 

我想,世上很多人都點錯了茶,但總是點了,總是選擇了,喝光它,然後買單吧。

 

櫃檯後其他品種,並不在菜單裡,那是季節限定發售的,或店家私藏的。

 

酸澀又苦的,喝40年就如白開水,最終總會習慣的…

 

只是,很多人不懂,高價喝廉價,是不是絕對?

 

 

★別摔書過來喔,等等再摔喔!

 

★呃…目前板凳已收集到四把,桌子一張,有沒有人要跟小的一起開一桌,玩撲克牌的喔?請打下面這個電話,空巴空空…

★這不是番外篇,番外篇OK了,則日PO囉!(其實是圖還沒畫好囉…這也算拖稿的一種嗎?)

此篇是近期的感觸良多。明眼人應該一看,就懂在下在寫什麼。(難道要請大家猜,這是寫給哪種對象的嗎?太詭異了…)

 

★忍不住,又想開放猜謎時間了。不過這麼好猜,就沒意思!那就踩到本篇頭香的朋友,送簽名書好嗎?

 

謎之音︰『這樣會不會太簡單?之前猜半天,猜到腦袋都燒起來,這回合只有踩到頭香就送?』

『我版主啊!說了算啊!哈!不然你來當版主啊!你改名叫謝小茹啊!!!不然呢?踩老闆腦袋嗎?大家集結,貼滿整面牆壁,然後變成無良老闆、缺德上司們的“哭牆”嗎?那樣百分百會上新聞吧!』

謎之音︰『……………………………………』

↑日本人說,茶梗站起來,是幸運的。

Interview驚異大奇航之歹戲拖棚【最終解答篇】

從天氣炎熱,拖到現在的天都涼了。甚至有人說,心都冷了…

呃…是有點誇張是真的…

 

By the way…去年現在,人在遙遠的Alaska【享受】著零下20度極地氣候。(時間…真是世上唯一最公平的事了。)

 

在大家亂入、亂猜、甚是不想猜之後,本篇是解答篇。

不過,剛剛評估了一下,可能一篇又寫不完!『糟糕!〜怎麼辦好呢?~』

 

乓乓!匡啷!

 

OK〜OK!在下知道,不會再拖,剛剛那是喃喃自語,沒有人聽到的【喃喃自語】!

繼續GO完這場Interview。

 

H小姐給的網址連結是空的!在三確認過!空的!空的!是空的!!!

不是PAD無法顯示Flash,是真的空白一片!〜空的!

OH!My God!〜這下好玩了!』

『這麼短時間內,就非得讓人腎上腺素無限飆高,測試人類體能的極限嗎?』

『……………………………』只能繼續僑裝鎮定。

 

BossA與BossB坐下後,A在耳邊說:「小茹!〜妳去坐她旁邊,這樣她壓力才不會這麼大,一個人得面對我們三個人,會比較容易緊張!」

「喔〜好〜」BossA真窩心,還想到這些細節。緩緩移動位置,從三位面試者這方,到她右手邊,坐了下來。

 

當然,免不了客套話時間,先持續幾分鐘。這循環,大家都還在所謂了解與試探階段。總是冠冕堂皇又百般客套探探虛實又摸摸底細

 

期間瞄了多次PAD中,空白一片畫面。

『她網頁作品不存在,到底發生什麼事?她說謊?我眼花??還是一切是曾是滄海難為水???』

正當腦中還在努力搜尋答案同時,BossB突然說:「H小姐,妳有帶作品集嗎?」

 

乓啷!

 

腦門像被開了一槍!好真實!好直接!好大一把槍!!!(剛剛場景,又要來大迴旋一次了?不會吧!無限迴圈,又Run一次嗎?天啊!)

 

果真,莫非定律就這樣精準,越是不想發生之事,越容易發生!唉!!!〜(循環細節請參考上一篇,此不贅述。)

 

坐位安排,讓人能清晰看到對面兩位主管,面色有多凝重。跟著,自己也漸漸凝重起來。在場四人,三人凝重,一人很High,這場景真的詭異又奇特。Interview要表現得落落大方沒錯,但拿捏得宜是個課題。

 

H小姐!妳知道我們這份職缺,除了平面外,還要具備網頁製作能力的。那剛剛看過妳的作品了,這部份我們待會再一起評論。那〜妳有線上網頁作品嗎?」

「喔〜(拉長音又來了)」

『天啊!這傢伙怎麼嗎?她自己難道不知道,剛剛那網站根本不存在!怎還笑得出來?是我想太多?還是她真太特殊到一般人類無法理解地步?怎會有人拿白紙教卷,然後還覺得自己都寫完了?』為此,自己還在心中OS吶喊一段。

 

「有啊〜有啊〜我剛剛有給她了!(用極燦爛笑容,她以手指指著我手中PAD。)」

先是遲疑幾秒,後來所幸直接將PAD轉向,Show給兩個Boss看。

 

對!就這麼直接。

 

那是個全白畫面,乾乾淨淨、空無一物、什麼都沒有。

(該說剛好很襯自己PAD白色框框,一體成型嗎?白的很徹底,空的很完整,像日月潭的涵○樓無邊際泳池一樣,完美的白色延伸到框最邊邊。一望無際的白~)

 

四人在會議室中,三人頭上有許多個驚嘆號與問號!一個人頭上是這個符號→ ^ /// ^

(且她還在笑。)

 

尷尬場景,還得繼續下去。

 

BossA開始問:「怎麼沒看到網站呢?」

「我測試過了,網路沒問題,連線也正常,剛剛發Mail請樓下幫我測試過了,不是網路問題,是這網站根本不存在………」啪啦啪啦!完整解釋完畢。

 

H小姐,可以稍微說明一下嗎?」

這下,不知為何,自己反而替她緊張,馬上轉頭看她反應。

只見她又開始鏗鏘有力:「喔〜沒有喔!〜喔〜那應該是沒有了!〜沒有就是沒有啦〜!」

 

『什麼叫沒有就是沒有了?小姐,現在是在Interview!不是在跟朋友、死黨哈拉聊天耶!』內心,因激動,吼了起來。

(如果真實世界,有快轉鈕,這時,好想快轉,真的…)

「請說明一下好嗎?你還有其它網站作品嗎?」Boss追問。

「喔〜網站喔〜!喔〜!我想想喔〜!喔〜喔〜!」High咖H小姐,從開始Interview到現在,終於稍微停頓時刻。她有點…Lag了。

 

「喔〜沒有耶!沒有了耶〜」

場面瞬間再度凝結,且這次是零下20度,那種絕對冷度。

 

我們三人眼神互相交會,不需要語言,其實就已經註定。

(欸?…這台詞怎麼這麼像某些愛情老梗連續劇經典芭樂台詞?)

 

Interview經驗多的人都有這種莫名共識。就沒興趣繼續的,會加快速度盡快談完,縮短時間,然後收工。(直接又殘忍,不過這是不爭的血淋淋事實。)看得出來兩Boss已有共識,H小姐不適合這職缺。但他倆還是維持職業笑容,繼續快速GO完後續。

 

H小姐!這樣吧!妳可以放輕鬆點,不用這麼拘束!那就聊聊妳之前工作經歷看看。」(←正常不過了一句話,不是嗎?)沒想到這稀鬆平常的話,竟是開啟地獄大門的一把致命鑰匙。

 

「呼〜〜〜〜〜」H小姐,突然呼了口大氣,(是很大很大的那種一口。)整個人從坐的還算直,突然癱軟下來。

 

「……………………」睜大眼見這畫面,還在思索,她為什麼會呼這口大氣?(坐她旁邊,一開始刻意坐近點,沒有特別意思,只覺得這樣可減低距離感,沒想到,錯了!)

 

BossA在那句「妳可以輕鬆點」後,H小姐竟脫了鞋!

 

她脫了鞋子!!!

 

“砰〜砰〜”桌下她兩腳,就這麼跳出包鞋!像小孩子回家,隨性將鞋子用踢掉方式脫鞋的那種態度與行為。

 

兩腳跨在會議室皮椅支柱兩邊,像小孩在公園騎木馬般Pose夾著。

 

「…………………………………」

「……………………………………………………………………」坐對面兩Boss沒見著這幕。

會議桌下方部分遮住對面視線。與H小姐同一邊自己,歷歷在目!清晰無比!我…幾乎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看錯了嗎?眼花了嗎?那是雙人類的腳吧?怎會在那晃啊晃?且現在不是在Interview嗎?我走錯時空了嗎?』

離譜〜好離譜〜

H小姐繼續腳踩在椅子邊,自由自在那說著以往工作經驗。她此刻表現出來的態度,是真的很輕鬆。

 

她說那段是什麼內容?現在想一點都不重要!當下全盤的思緒,全都停留在腳晃啊晃,然後又帶有股濃厚味道的【特殊時空裡】!(或該說【獨特次元】裡嗎?)

 

試問,誰正式工作Interview時會脫了鞋?因Boss說可輕鬆點、不要太拘束,所以用她最自然方法,來表達想法嗎?

 

不能理解…且更不能理解的是,聞到的那股味道。那是相當特殊又濃烈,一點都不舒服的獨特味道!!!(無意攻擊有腳味人,人有百百種,難免!但這場合在Interview,這行為不應該!如果真進了公司,會不會每天都光著腳無拘無束跑來跑去?然後用特殊味道告訴其他人,她在上班?)

 

 

到此,除了無言,還是無言………

是這世界太瘋癲,還是我其實活在另個時空?混淆了?傻了,這回真的傻了…

 

 

很少有機會,會看著資料無法判斷,因任何事都有所謂的脈絡可循。這刻,我找不到邏輯,更遑論脈絡…

 

看著H小姐資料…久久…不能言語。因我不知,該將她規到哪一類?

 

Interview表格有幾個固定區塊:

      符合職缺,任用。

      符合職缺,但需佐以訓練。

      部分符合職缺,列入保留名單。

      不符合職缺。

      完全不符合職缺,資料銷毀。

 

看著這五欄位,自己加了欄位,【此員雖有多年工作經歷,但不懂得社會的洪流。】好想再多補一個字 → 【唉〜〜〜】

 

非龜毛,是這場面談讓人開了眼界!(差點連眼頭都開了!)

也非變態,苛求又刁難,是這隻誤闖入大峽谷的白兔,找錯地方。

 

「…………………………………」

「……………………………………………………………………」無言,無奈,無力…無無無…(結巴)…無法理解…無言以對…

 

 

這下,沒人猜到吧。

 

【謎之音:自己也沒猜!哈!〜完全沒料想到,會有人Interview時,拿了婚紗又脫了鞋!】

 

因還有很多細節沒補完,所以,鐵定有番外篇。

 

 

↓用PAD偷拍,因太驚悚,畫面小晃〜不過看得出來,她那雙腳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場合裡。


Interview驚異大奇航之歹戲拖棚【解答篇Ⅰ】

 

堆滿了謾罵、唾棄與摔東西後,該是公佈答案的時候了。突然覺得好像拖的有點久喔

心虛心虛從月光光,拖到心慌慌

 

深呼吸,呼~(吐)呼~

 

歹戲拖棚正確答案是,嗯

OS︰好想繼續再來拖一回啊!哈哈哈哈~)

乓啷!

(這應是有人摔桌子聲音。)

 

其實啊!有人在12碼罰球這階段猜對!恭喜【小貞貞】答對!

 

H小姐拿出那本厚厚作品集,就是婚紗!

 

請【小貞貞】將您的資料Mail給在下reicospg@yahoo.com.tw

或用隱藏方法回覆您的資料喔!小的會馬上把簽名書寄給您的,謝謝!

(握手)您真強啊,這麼難猜的答案,您竟然猜對了!(再次握手)諾貝爾獎離您不遠了!

 

 

這天H小姐Interview請大家,繼續看下去。

 

眼見她拿出那本厚厚作品集後,先愣住,接著皺眉,最後反不知該如何開口。

倒吸口氣後︰H小姐!可稍微解釋,您這本作品集,想表達是哪一部份的專業呢?」

「喔~~~(拉長音又來了)」

「這個喔!~這些婚紗照、沙龍都是我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打工的時候,幫人家修的婚紗照。」

再度倒吸口氣︰「欸?打工時期婚紗照?修片?欸?不好意思,讓我釐清一下,本子裡面的婚紗照,是當年打工時代幫忙業主修的,您當成您的作品拿來說明?所以,您作品最想展示的,是修片這部分的能力嗎?」

 

「喔~~~(拉長音)對呀~就是那個時候啊~我暑假打工啊~就去幫婚紗店工作啊~然後啊~就修了好幾個月的婚紗照~妳看喔~這些人原本沒這麼好的,都是修過之後,才變這麼好看的~妳看~妳看~ 這個女人原本很胖,我就把她的手上的肉修掉,才會好看的以下沒必要,又重覆多次的話太長,此略。快轉~)」

 

 

臉,從滿是笑容,到笑容僵硬,到眉頭深鎖。

有那麼一刻,誤以為自己人在婚紗店,跟Sales小姐肉搏戰!因那場景真有若干雷同。(真的不是在下想太多。)

 

厚重婚紗本翻著翻著,終於翻完。

期間H小姐靠著極過來,幾乎貼在我手臂旁狀似親密,滿臉笑容可掬,一段又一段如數家珍敘述著新娘原本長怎樣,修了之後變怎樣;或新郎原本不怎麼樣,之後又變怎麼樣。

 

…………………………………………………………

 

H小姐!等等!等等!再釐清一下,除了這本婚紗集外,還有帶其他作品集嗎?先跟您說一下,這份職缺,不是要來修婚紗照、修沙龍照的!我們不是婚紗店,公司是資訊產業!要作的是平面設計,網頁設計這類的工作。這點清楚嗎?需要再詳細說明,這職缺工作大綱及內容嗎?」

 

「喔~(又是拉長音)不用啦~我知道啊~妳剛剛有說啊!~不用啦~」(既然說了很多次,為什麼?還要人一直不斷的重覆?)

 

「那有沒有其他的作品?我擔心在主管面前,這些無法說明妳在專業領域能力值喔。」

 

「有!!!~(斬釘截鐵外加中氣十足,還有笑容超級可掬。)」只見她從那疊作品集中,迅速拎出兩張皺巴巴紙張。「吶~妳看~」

眼前出現,該是國中、國小時代,任意從塗鴉本撕下兩張草稿那般東西。不是龜毛,那泛著黃漬,帶著濃烈樟腦丸衣櫥味,重點在認真端詳幾分鐘後,看不出拿這兩張草稿意義是想說明什麼?

『我小時候會畫漫畫,而且畫的很像?』腦中只出現這句,沒有其他。她還是沒搞清楚現況嗎?

 

H小姐!OK我知道了!妳有手繪稿能力,這知道了。但請問還有沒有其他作品,是最近的?是妳這七八年工作期間完成的?」

「喔~(又是拉長音)有!!!」她再度從婚紗本中,抽出幾張皺巴巴DM。「吶~妳看~」

那是幾張展覽攤位彩色示意圖,雖有點皺褶,不過算是跟專業設計擦上邊了。

 

「所以H小姐!妳有Touch過展覽喔!好!請說明一下,這是哪階段時代作品?還有在這個Case中負責哪幾部份?除了平面設計,還有其他部分嗎?還有這Case是獨當一面處理,還是有其他的人一起協助?」

或許看到我反應,她自覺自己點到對方向,這回回答那聲「喔~」又更響亮。

 

「喔~我就是幫忙大家把圖檔掃瞄,存進電腦,然後印出來,讓大家都一人有一份啊!通通都有喔!」

……………………………

……MY…………GOD………………………不要懷疑,當場用極緩慢速度,轉動著脖子,然後像看到外星人般驚恐表情,端望著她。可說是凝視也可。我再度用快速的方法,搜尋著自己腦,想著該接下來,到底該用什麼表情?怎樣邏輯?繼續下去?

『呃我是在火星還是水星Interview嗎?現在火星語言翻譯器出問題?有Bug嗎?IO界面全壞了嗎?』

 

「所以…H小姐!妳除了修婚紗,並沒有其他較正式的作品囉?」

「有啊~我工作很多年了~」

H小姐,我看過資料,知道妳工作很多年了,社會經歷不算少。但我想問的是,這七八年間,沒其他可證明專業能力範圍的佐證資料嗎?先跟您說,這階段的時間差不多了,另外兩位主管面試官要加入了。等下會開始詢問妳專業能力表現,就目前這階段,妳提供給我的資訊,不太足夠說明,妳這些年專業表現,跟公司預期有些許落差。待會面試官是主管,會問的較嚴肅與拘謹,所以想清楚了再作答,會比較好。」

 

「喔~~~(又是拉長音)」

「這份職缺除了平面外,對製作網站還要熟悉,妳經歷中,有幫業主作過網站嗎?我的意思是商業網站,不是個人FB或是Blog喔。」怕她混淆,好心把範圍清楚說出來。

 

「喔~(又是拉長音)有啊!~我在○○公司作過網站!~」

「嗯。是他們官網嗎?」邊抬頭邊用手中PAD搜索網頁,資訊時代真的方便。在她的鏗鏘有力還沒結束完全時,畫面已在○○公司網頁上。

「這個嗎?這是妳的作品嗎?」PAD轉向,Show出畫面。

「對對對~就是○○公司!○○公司!~」她異常激動莫名,不斷指著畫面。

終於她有其他能具體說明的專業了。『這條路,走了好久內心OS

 

「請問一下,這網站是用什麼軟體製作?花多少時間完成?妳負責是哪部份?」網站不論花俏與否,看的出來該有都有,且畫面算精緻簡約,唯獨右下角一個不搭嘎連結廣告圖示,讓人看了不舒服。非專業的人都看的出來,那小區塊跟畫面不同國度。

「這塊!這塊!這塊我作的。我畫好後,就給他們,然後他們就放上去,就這樣。」

 

…………………………………………………………OK,繼火星文翻譯器壞後,現在連水星版也失去作用力了。好想拿東西敲~但是敲自己腦門。

 

「所以說整個站,妳負責部分,是那個連結閃動的小廣告圖?」

「嗯啊~(拉長音)我作過網站喔~~~~!」

 

…………………………………………………………無言。

「好那請問,除了○○公司的網站外,還有沒有其他網頁作品?」強忍著不發狂。

「喔~(拉長音)有啊!」從大包包,她拿出筆記本,翻翻翻了幾分鐘,邊翻邊不斷地嘀咕。最後,翻到了一串連結。「吶!這個!~這個~」

 

門外傳來匡啷!匡啷敲門聲。

『糟糕!主管來了!』

要是被發現,纏鬥這麼久,卻沒件能看、能談的東西,主管們鐵定會皺眉覺得自己辦事不牢的!

 

火速輸入網址,按Enter後,順手起身,將門打開,露出滿臉職業笑容。順勢瞟PAD畫面一眼。

Boss們,H小姐的東西我看過了

 

『哇~~~怎麼會?怎麼會?不會吧?』驚悚指數再度飆升。

 

 

本篇因又太長了,結局又得拖到下一篇。

 

Calm DownCalm Down!冷靜一下!大家請冷靜一下!

拿罐子扔的,請先放下來一下下!集結起來再一大袋扔!要摔書的請再等會,疊成一塔再綁好一次扔過來!

 

 

下篇,精彩大結局。真的!不會再加演了!

因上一篇有人猜中了,接下來應該不難猜。

 

猜猜,H小姐在主管面試官來了後,接著又作出什麼荒誕行為?

不怎麼想猜題的解答時間?

「整個場面~我Hold不住!」該這麼學現在最夯的一句話嗎?

在所有好心朋友們,一律以“棄標”、“亂猜”、“刻意閃躲”、“蓄意規避”的多方夾殺之下,這不怎麼好猜的猜謎活動,還真的沒有人猜到!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版主,Hlod不住自己的Blog…○◎※#△…弱爆了!」

尷尬了。

 

『不會吧!一點都不想真人演出那恐怖場景!~怎麼這麼殘忍?天啊!~』

『哼哼…哼哼………』反正版主可自由定規則,開心寫條款。SO,當所有人都沒有把球踢進球門時,就進行殘酷12碼罰球吧!延長加賽,比到腿斷為止!

 

『奇怪?…怎隱約聽到“暴政必亡”這幾個字?是太多心了嗎?還是風聲太大,共振產生,有耳鳴現象?應該是想太多了!延長加賽!延長加賽!!!』

 

嗯…總之,因棄標者太多,這局再起一回!

(哈哈哈!這是版主難得跋扈囂張時刻,徹底的濫用權力,哈哈哈!~拿書來砸啊~~啦啦~)

 

【親愛朋友們!~猜對有親筆簽名書耶!還是“沒有簽錯”的正常版耶!~】

謎之音︰『問題是沒有人想要啊~!簽對!簽錯都沒有人想要啊!~~~』

「萬一我有天掛了,書就值錢了耶,不好嗎?很多東西掛了就翻兩翻了耶!」

謎之音︰『問題是妳這麼頑強,打又打不死,哪會說掛就掛?沒聽過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嗎?』

「……GOOD……………」

「……………………………………………………」

GOOD!很好~反正事實是非得要“踹共”賣老臉就是了!」

謎之音︰『阿剛剛不是有個女人說,要歹戲拖棚?現在是怎麼樣咧?』

「喔…好…歹戲拖棚…對!番外篇!番外篇!」

「但歹戲,好歹也要有點趣味,有點意思,才能拖棚吧!不會被揍吧?」

謎之音︰Yes!~妳懂的!~』

 

延長歹戲是這樣開始的。

 

到那早晨,離Interview時間尚有1H。不知為什麼,平日習慣了早餐,這天特別不可口。邊吃邊看她資料,心中想著諸多問題點︰『如何用極短時間,了解這人是否適合這份工作?』、『萬一遇到狀況外的狀況,該怎麼排除?』三明治,吃的異常緩慢。

 

H小姐,提早10分鐘到。(準時,沒遲到,算上道。)

 

第一眼見,疑問瞬間飄出︰『她…履歷表上照片,是何年何月拍的?』

相去甚遠!或該說差異太大。或許有人說,不會跟看婚紗一樣差很大吧?NO!完全不同!這狀況是,一整團謎惑讓人不知該如何開啟話題。或許不厚道,但修飾過多是不爭事實,身高沒加太多,但體重少報了很多很多。『…或許…她忘了即時更新履歷上資料吧?』

 

這天沒大風大雨,也非超級炎熱大中午。對她最大印象是“很匆忙!非常匆忙!”

穿著還算正式服裝,但相對來說,我這面試者卻穿得比她還正式。硬要評比,這麼說,自己算乾淨俐落,襯衫燙過,沒皺巴巴;領子乾淨硬挺,沒任何髒汙;袖口與其他細節,都很簡單。職場打滾這些年了, OL裝的基本,不像也會了八九分。

 

Interview算重要場合,她的現狀有些差強人意。襯衫極不合身,且沒好好打理。皺折一堆是個問題,領子沒翻好。上圍豐滿,所以胸部扣子撐了開來,並非故意偷看,都隱約看到她Bar幾次,有點小尷尬。(一般而言貼個雙面膠,會比較好。)下身窄裙OK,至少黑A裙是萬年經典款,原則上不太會出錯。但穿時或許沒注意拉鍊沒拉好,卡一小部分襯衫。

 

穿著膚色絲襪、平底包鞋,背黑色漆皮質感大包包。長髮,有稍綁不至披頭散髮,但或許天氣真的熱,對泛油光毛髮,有一絲絲介意。(不是強求要什麼造形,但身為女性的我覺得,長髮還是要打理清爽,較舒服。油頭還是留給男生梳,女生不是每個都OK。)

 

整體而言,還算OK,對吧?(細節太挑惕就算在下變態好了!)她外在,當下評分是及格的。

 

 

「嗨~H小姐嗎!您好!我是小茹!幸會!幸會!」第一句招呼。

領進會議室,請她稍作歇息,準備等下的Interview

 

H小姐!喝水嗎?還是茶?」坐下後,這麼問。

留意到坐下時,她是整個人“撲通”的狀態,落到會議室舒適椅身裡。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遲疑了半晌。

 

「茶~是什麼茶?」

「茶包囉!公司提供的是綠茶、烏龍茶兩種茶包!」

她有點失望發出一聲︰「歐~~~~(拉長音)」後說︰「那水好了!~」

紙杯上桌後︰H小姐~公司規定是這樣的,Interview程序一定有三個人。公司不會只有一個面試官Interview,那樣不太客觀。分別是,面試考評委員,直系主管,職缺者直接關係者。我是職缺者直接關係者!在另外兩長官還沒開始下階段前,依規定由我跟您說明公司這職缺工作內容、公司環境、應該的福利跟其他細節。(職業笑容)」

「歐~~~~(拉長音)」不知為何,她竟露出滿心歡喜童稚表情。大概說明一回後,她再度又發出了那歐的聲音,不斷對我笑著。雖然非專業HR,也見過不少求職者,但她這反應,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又再度遲疑了半晌。

「請問您有帶您的作品集嗎?」該是,看專業部分時刻了。

 

「噢!~~~~(拉長音)有!有!有!~~~~」再度鏗鏘有力激動回應,邊答邊從大包包裡,拿出她的作品集。

(對設計來說,作品集是另張臉,是能力值那張臉。)這些年陸續Interview過一些設計人,往往拿作品集時,有些會費心思集結成冊,好翻、好閱讀、好說明;有的是USB隨身碟,檔案裝好好,簡單有力、又方便;也有的是線上直接開連結畫面,乾乾淨淨、一目了然。

 

但眼前H小姐,拿出的“東西”,著實讓我愣了一下。

 

這些年職場血淚史,已磨練出隱藏過多情緒的偽裝技能,當下真不自覺睜大眼!

如果她從包包裡拿出手榴彈,可能自己荒誕的邏輯還能判讀,或許也能意測!反正不合邏輯就當自己身在電影裡啊!但她拿出的“東西”,真不該出現在Interview這般場合!這奇特物品的反差,就像海邊抓不到蠻牛,山裡應該撈不到海棉寶寶一樣。

 

 

『…感情…那…那…那厚度…是英漢字典大百科嗎?還是…六法全書?…』

接下來…我Hold不住自己爆衝的腦袋岩漿噴發!

 

 

 

答案,不在此篇揭曉,歹戲又拖棚。

 

一樣開放猜謎,猜中有獎!

 

謎之音:『◎※#◇…爛透了!什麼時後跟人家學壞了,一篇文章分很多次啊?蛤!~!!!』

謎之音:『太可恥了!…○◎※&#□△…話不一次說清楚,還分很多次!爛透了!憑什麼啊?妳以為妳很紅嗎?~我呸!!!』(←天外飛來個迷你版的小水母。)

 

「哼~哼~哼~偏不!~不然來當版主啊~!你也來遇到離奇事件啊!啦~啦~~啦~啦~~~!!!」

 

對!就是這麼爛!歹戲就是要拖棚!

歡迎大家拿書摔作者!記得喔!~現在起開放摔書打作者出氣喔!

摔三本以上的,可坐第一排VIP席喔!

(不過要摔只能摔我超愛系列的書喔!摔錯本要重摔喔!)

 

謎之音:『…呃…鬼月過了,但…這女人瘋了!』

有沒有互動的猜謎時間?

格友說︰「厚~妳Blog太簡單~太過簡單了~都沒有互動~這樣會沒有人氣~」

「怎麼會沒有人氣?老闆們都氣得要死,怎麼說沒有“”氣?」

「被說中的老闆、上司哪個不生氣,怎麼會沒有“”氣?都氣的噴煙了吧?」該說他們話說得中肯,可是在下就個低調人種,這…該怎麼辦呢?

 

謎之音︰『這女人自從經歷Alaska零下爆冷冷氣團後,越來越會瞬間降溫。身上的冷氣團自成一個格局了…』

 

為了要有所謂“互動”?什麼是互動?(怎麼腦子中的互動,等於互毆?)

定義相當模糊,對低調慣的人來說,超級複雜。那這篇,來個互動吧。

 

 

那晚,老闆扔個履歷來,信中言明清楚,與她聊聊先,然後約來面試Talk

(之前就說過, 在下“變態等級”,不能用正常人邏輯衡量!因為破表!用怪獸等級來說的話,該屬“完全變態”那種不明生物。)←國小自然科應該有聽過這個特殊單字,不陌生吧!

 

這小姐,姑且稱她為H小姐。

履歷洋洋灑灑寫得不算太差,該說明的都有說明到,若用百當評分標準,有及格。且工作經驗填了七到八年時間,算長。但她的念的科系,與我們想找的並不符合。但老闆說︰「人有多方面可能,大家互相給個機會看看。不一定念本科系的,就很強!有興趣的人,學習的動力或許大很多!」認同,因自己也是這樣的人種之一。認真再三看完履歷後,撥了電話給她。

 

H小姐您好!這邊是○○公司!我們接到您的履歷,也看過了,希望能先互相了解一下,您…目前*※#●◎※&#…(←以下冠冕堂皇的樣版話,此略。)」

在將公司概況、福利、環境、組織、工作內容,大略說明後問了句︰「既然您大致了解這職缺的內容了,想請問一下,您方便安排時間來公司Interview嗎?」話說出的當下,眼神停留在老闆排好的行程上。(老闆一直都忙碌,不管是大老闆、中老闆、還是小老闆。大家都知,當官的,總有一堆開不完會,一堆跑不完事忙錄。)眼神還在漂移當下,確定接下來三天,老闆們行程都滿檔時,話筒那方傳來她急迫回應︰「明天~明天~我就去面試!」

「一早~八點~八點就去!」又補了一句。

 

「……………」三條粗黑線,瞬間飄上額頭正中間。

「呃…H小姐…等一下!等一下!我是詢問,以下幾個時間點,您方便過來面試!不是明天一早來面試喔!明天一早並沒有安排面試的行程喔。」

「八點!一早啊~八點我就可以到~八點!更早也可以~」

「……………………………」粗黑線,增加到5條。

H小姐!可能我表達的方式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剛剛說的那幾個時間點,是面試官們已排定的OK時間,您挑一個您也方便的時間,過來公司這邊Interview可以嗎?我重覆一下剛剛的時間,星期四的早上十點,星期四的下午四點,跟星期五的下午兩點,三個時段!」

「八點!八點啊!明天一早都可以!越早越好!」鏗鏘有力,毫不遲疑。

「我的意思是說,剛剛說的時間點,是面試官們都已經排定的時間,您挑一個時段來,其他時間,面試官們不見得有空檔,可以Interview,我的意思是…(←一樣話,原封不動重覆一次。)」

「好!那現在也可以!現在可以!不要到明天!我現在收一收過去妳等我!」

「……………」(←是我表態方式有問題,還是她IO介面有Bug?怎麼我說什麼,她接收到的完全不一樣?)

「H小姐!我知道妳可能很急,但主管們每天有既定行程,不是時時刻刻都在公司。這邊必須跟他們一個一個約時間,安排好,才能進行面試的。不是您說馬上來,所有Key Man都在,您能理解我說的意思嗎?」

 

「喔~是喔~喔~那他們什麼時候有時間面試我啊?」這句話,開始聽的出她語氣不同。

H小姐~剛剛跟您提的那幾個時間,是內部已協調好的,您看您哪個時段OK跟我說就好囉~」

(↑以下同樣的話,再度重覆第二次。)就是我說我的,她說她的。

 

 

 

H小姐!請您稍稍停一下,讓我再說一次好嗎?就是剛剛說的那三個時間點,妳哪一天有空,選好,跟我說。我好安排妳來公司跟主管面試好嗎?本週其他時間,主管這邊都排滿了喔。不然就要到下週囉。」強壓著微怒的語調,耐心的把話再度說完。

「喔~(拉長音)(又停頓了一下)喔~那明天早上七點呢?我可以很早起…」

如果有任意門,真想開了門直接衝過去,抓著她肩膀︰「阿妳這個人是完全不聽人類的話嗎?人家說什麼妳都不聽的是嗎?蛤?~」當然這僅只腦中幻想,還是耐著性子,又重覆一樣的話,一遍又一遍。

最後終於,小小失控︰H小姐!如果妳這麼急著想面試,就星期四1000好了!還有三天多,妳也不會太倉促,還可準備一下資料,這樣可以嗎?如果沒有困難,那就週四早上1000囉!」

或許提高一格音量,讓她錯愕,所以從這句後,她說話態度開始趨於緩慢。不是劈哩啪啦的連珠炮自個說個不停,但還是嘟嚷︰「不能明天一大早嗎?一大早啊?九點,八點,七點都可以啊!」

 

H小姐!再提醒您一下,公司主管不會一早進辦公室,他們每天大都有固定行程,所以才需要祕書、助理幫他們排時間。今天不是多早問題,也不是您能多早來到公司面試,是他們不見得人在公司,公司面試有一定流程與程序。這跟興高采烈去店裡買東西,不見得那時間點店家有開,是類似的道理,您能理解嗎?」隱約有感覺,話筒快被我捏爆了。

「一…早…不…」這次沒有週旋下去,因怕自己會克制不住,血氣方剛作出什麼不理性事。在她又嘟嚷當下,一句︰「星期四1000 Interview~這麼說定時間,等下會發Mail到妳信箱。上頭會清楚說明Interview流程,還有該準備哪些東西,公司基本資料等。在您過來Interview期間有任何問題,歡迎您打Mail上專線電話連絡。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會在公司。謝謝!再見!Bye!」

掛下電話當下,還是依稀聽到她嘟嚷。且還是同一句︰「明天一早啊…」

『天啊………』接著,嘆了好長的一口大氣。

是我不正常,還是世界該笑瘋顛?

 

恰巧另個同事下班前路過Block,聽到那聲大長嘆,問了︰「欸…妳怎麼嘆這麼大一口氣啊?」

 

面露無奈指著 PAD「老闆叫我約個妹妹來面試!但光剛剛跟她講電話,就知道問題很多很多了!你說,該怎麼辦才好呢?」

「怎麼說?資歷不夠嗎,還是能力不夠?」

「這些光看履歷看不太仔細,但我對她的態度,有著很大的疑慮!」

「怎麼說?」

「這麼說吧,他的溝通能力,可能不太好,我的感覺!」

「是喔,那這個職缺不是要跟其他部門配合,那不就慘了?」

「唉…對啊!工作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與人溝通,又是一門重要課題,很擔心啊!」

「約了嗎?」

「約了啊!星期四Interview!剛資料都送出去給Boss,只是真的很無言啊!」

「怎說?」

「人從小細節可看出大端倪,光是跟她通電話就覺得誇張。她不太能聽人家說話,很難想像,Interview那天,會發生什麼事啊?」

「恭喜妳,我先下班了!」

他望了望我囧到不行表情,沒多說,只補句,「加油精神與妳同在,但我肉體要回家了!」

 

我不是HR,也並非什麼高官,只是個職場待了有段歲月小員工。沒有日理萬機、閱人無數,也不會說話就讓水凍結。回到剛剛,細節會透露出很多東西,光是這些事,就足以讓人眉頭深鎖

 

前方飄出堆烏雲,唉…Interview這人,會起多少漣漪與波瀾?當然結果已發生,且相當離奇與驚悚。)賣個關子,來個猜謎好了

 

 

以下開放互動時間,(冷!)請猜猜H小姐,重要Interview場合,作了幾件不可思議事?猜中有獎〜!!!(嗯,親筆簽名書好了,且沒有簽成山塞版的?什麼不夠要加碼喔讓小的想看看喔〜!正常版加山塞版的各一嗎?)

 

下一篇公布答案,不棄嫌的話,請期待!

小姐,這篇沒爆點耶〜!」

「有啊有啊怎麼沒爆點就是都沒人猜中的話,小的要親自演出那個場景PO上來耶!〜爆不爆?夠爆吧〜

 

謎之音︰「蝦米要親自演出那場景喔哇咧?!那會不會PO出來,妳的喃喃自語變爛爛自語啊阿還是直接倒站?」

「………………………………」

 

放心,因為太難猜到,在下有十足的把握,嘿嘿嘿

陰險的莊家通贏前卑劣的微笑!)

算是資訊安全大漏洞?

死黨YU,無原由突然被扔到大陸去。(希望這篇,不要被眾人圍就是了。)

其實也不算無預警,就老闆輕描淡寫幾句話,帶出後面這些驚濤又駭浪,或稱孤苦無依流浪記?

 

『妳有台胞證嗎?』

『留意一下,隨時要外派妳幾個月。』就這麼幾句話,一個清瘦弱女子,硬生生被扔到上海去。

 

YU與我是那種從小認識到大,超過N年交情超級死黨,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雖是莫逆之交,但怪異的她並沒有被“傳染到”,在下這瘋子任何驚天動地DNA習性。這種長時間外派,對她來說“黃花姑娘上花轎,頭一遭。”(或該說是“”嗎?)

 

大夥知情後紛紛安慰︰「還好是去語言可通的地方,不至於這麼困頓啦。」、「語言通就餓不掛,安啦安啦!~」但說真的,從她知航班正確時間那刻開始,臉上就寫著“忐忑不安,極度惶恐”斗大幾個字。尤其她一直是那種,超級乖乖女生個性。(想像一下格鬥畫面,在下拿大刀狂砍,YU一旁拿盾牌張望躊躇著,何時該下來打。手足無措貌說,“我要幫忙殺敵嗎?妳被砍一刀耶!”)人類朋友的組合,有時相當唯妙。

 

當然再多不捨,再多千言萬語,離開這事不能Say No。所以YU還是背著行囊,帶著滿滿家當,重重困惑,梨花帶淚去了上海。(十八相送免不了。)

 

待過那邊的人都知,那邊對網路限制,相當嚴格。這真難以一言道盡,總之就是層層關卡、處處限制。有網路,但很多有地方不能去;有線路,但有很多東西看不到。台灣能看的,到了那邊,通通限縮了,且是大口徑限縮。(就有水管接家裡,但是它不見得會供水100%。)

 

好不容易,YU千里迢迢飛上海,風塵僕僕橫越多處,抵達即將長駐四個月的處所。快速熟悉環境後,終在住宿裡,找到傳說中的WIFI。但此時,已是她從臺灣出發十幾個小時後了。

 

智慧型手機便利時刻到來,啪啦啪啦~開始發WhatsApp訊息來。(台灣便利慣了,沒由來一堆限制,對剛去人來說,真是麻煩。)

 

『厚~啊~我是來當苦工的啊!累死了啊~』第一句相當有梗,一語道破出這趟真正宗旨。簡單哈啦後,Lag嚴重,我倆對談,變成慢動作模式。這邊發三、五句後,隔七、八分鐘後她才看到。她發一堆後,這邊也是隔段長時間才看到,像月球無重力狀態,一切都LagLagLag

 

放棄手機聯絡,真的慢,改用NBYU裝半天,NB終開始Work。她興奮大叫!Msn怎麼都比WhatsApp方便多了。接下來閒話家常。她說著兩邊差異,人民不同,風俗民情炯異。自己則是不斷安慰︰「久了就習慣了!沒什麼!沒什麼!」她說吃是問題,太油膩!太辛辣!太超過!又說,便利度完全不比臺灣。台灣東西隨手可得,方便得很,那邊困難度增加很多很多。我則是繼續安慰︰「當我人在USA那段時間,也是這般感受很深刻。」重度抱怨累積到最後,YU終像火山熔岩大爆走,一股就爆發起來。

 

『我討厭大陸!我討厭大陸!我想回台灣!我想要回台灣啊~!啊~!~~~』

 

我這人,個性真的很偏差,看她抓狂,沒有往正面方向引導,卻說︰『想回台灣喔!~簡單啊!妳就現在衝去天安門,大喊三民主義萬歲!!!馬上就可以回台灣啦!不過,可能回來的是一罐骨灰喔!』(←當然,這是玩笑話!)

 

詭異的是,打完這段話不到3秒,YU瞬間變成離線狀態,消失無蹤。

 

OHMY GOD!!!~』

『不會吧!難道那邊這麼厲害!監控這麼完美!YU就這樣被抓了?』

當下,換我臉上寫了“忐忑不安,極度惶恐!”『不會吧?我死黨,被抓去勞改了???』

臉由正常色→變青色→接著紫色→然後灰色→最後黑色。(遠比那畫面上Msn小人變顏色,還來的豐富又快速。)

 

YU徹底不見了,在那句話後。

 

緊張的我握著手機心想︰『現在打過去,她會不會正在布袋中?與我天人永隔?一句話,害慘了自己好友,天啊!~好罪過!!!天啊~~~』!不斷不斷自責,不停不停滴汗,YU還是沒出現,Msn小綠人,灰的!!!我臉也是灰的!!!『救命啊~~~』

 

正當想用關鍵字搜尋,“被抓去勞改”這幾個字當下。

『噹啷!噹啷!』手機WahtsApp彈來訊息聲音!YU出現了!!!

 

『妳是YU嗎?還是公安?』正打算這麼問,只見訊息︰『爛死了!我恨大陸!爛地方!網路一直斷線,東西都好爛!爛透了!!!』

『………………………………』

『………………………………………………………………』無言。

虛驚一場,還好只是斷線,不是勞改!是時間點太巧合,也是我想太多了…

『好恐怖!好害怕!我以為,妳被抓去勞改了,以後是YU蘇武牧羊北海邊了!』

 

『………………………………………………………………』語畢,換YU Lag了。

 

資訊安全不安全,重要不重要,這問題,遇到了才知道。

沒弄好會有布袋裝一裝,沒處理好會有萬里長城~萬里長!苦兒流浪記之離天空最近的地方是天國。

 

 

 

這天,Msn視窗彈出個許久不見的人。(姑且就稱她為玫瑰花吧。)

 

玫瑰花失聯很久了,印象中上回Touch,該是三或四年前。

通常這種失聯萬年,然後會突然找上門,標籤邏輯中,都先打三個問號,警戒心瞬間升高等級。(↑這時該稱讚公司網路安全部門,平日的苦口婆心訓練有聽進去嗎?)

 

她第一句︰『在嗎?』稀鬆平常不過了。慣性沒有多餘表情,繼續工作。

 

接下來“振動了”,Msn視窗那種無聊振動打招呼方式。

『ㄟ?怎麼?』

 

第三句說了︰『去超商幫我買MyCard好嗎?』

 

OH YA!~終忍不住︰『哈哈,好啊,燒給你!』

 

OK!~好快~比YU被抓去勞改還來的快!玫瑰花只用1/2秒時間,就消失了!

綠人瞬間又變小灰人,不過這次灰臉的人,還是我!

 

『………………………』

『………………………………………………………』

怎麼不繼續跟我玩?

我全心全意,全身精神、細胞,都打算繼續陪妳詐騙下去耶?阿怎麼才“ ”三個字,就放棄?這樣對我很不公平耶!我這麼熱血沸騰的想繼續耶!

 

『小茹!…那是詐騙,不是老闆or長官,妳太本能反應了!』

「唉~我本能反應就是,看到欺騙就想燒!~聽到詐欺就放火!~」

 

『…………………………』

好吧…我的錯!老闆、長官天天詐欺,一時隱忍不住,脫口而出想說的話!是我的錯!我的錯!

 

「妳生涯字典裡,黑心老闆、惡質長官跟“燒給你”三個字,是畫上絕對等號的。真的!~」某人這麼下結論。

 

『…………………………………………』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因為已~“”定你!~』

 

可以出EP,就叫“燒你”嗎?

自我毀滅機制

是否遭遇過這般相同經歷

 

想把當年、當時對一個人的“”或“極度信賴“,全數通通收回?

 

曾當他是推心置腹的朋友,不要說掏心掏肺這般浮誇,但朋友該作到的,該盡力的,從沒少過。但有天劇情急轉直下,他為利益、脫罪、或遷拖,總之,就完全不念情面直接捅你一刀?

 

這天老闆Call,說要去聊聊。電話這頭我眉心一鎖「糟糕,這節骨眼,沒好事!」

 

通常老闆說聊聊,必定出什麼事,才驚動到所謂高層關切。就像政治人物說掛嘴邊的:「來喝個咖啡吧!聊聊吧!」這種咖啡,是冰的也會喝得滿身汗,加再多調味,也會滿口苦,說不出。

 

這口口聲聲說好朋友C君,重重桶下一大刀!原因不外乎,工作進度落後,是他人的態度不友善,無法配合之類的推諉。這案子許多瑕疵,但明眼人都知,瑕疵中有一大部分,是人的問題,他環節出了問題!他無法與其他成員溝通!或許該這麼說,他IO介面有問題。一直活在自我感覺良好封閉世界裡,質疑全世界人均對不起他。

 

舉例來說,他會在三點把Case扔出,然後滿嘴對不起,又鞠躬又道歉的說:「我四點要東西,一起加班看看!」Case基本完成時間,就是要三至四小時,SO,相當不合理。亦或是,晚間八點,發封Mail,上頭壓時間是隔天一早交!隔天一早連包包都沒放下,他人就站在背後擺個全世界他最悲哀表情說:「我等下要去開會,東西可以馬上給我嗎?」然後又是Sorry、抱歉的,繼續壓榨著。看看時鐘、Mail,評估這Case至少需兩小時才能完工,但他就是不斷說:「我昨晚有發Mail給你,你沒馬上看!」公司法有規定,員工下班回家一定要守著電腦,收Mail嗎?我們不是只做C君你一個人的Case好嗎。

 

諸如此類狀況,不斷地持續發生。

 

再多“交情”,經過幾這般殖民地行為,人都會皺了眉或避之不及,不是嗎?辦公室有所謂倫理與尊重,但這事發生多了,正常人會反感,甚至厭惡。

 

 

老闆長時間曉以大義後,平靜回到座位,拿手機,一個人到陽台吹風。

 

「冷靜!沒要為這種人生氣!不過就穿著比基尼去海灘玩,一個不小心,瘋狗浪打來,人沒大礙就好!」不斷這麼催眠著自己。

 

「外頭這麼熱,沒必要跟著個歇斯底里人一起沸騰,太不環保。沒事!沒事,回去上班!」瘋狗浪來襲,拍一拍就好。

 

沒想到,回崗位繼續工作,C君開始不斷疲勞轟炸,MSN這頭不斷說:「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我沒有那個意思!我知道最近在打考績!希望不會害到你!我真的把你當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巴拉巴拉的………我知道你沒辦法配合,但是東西我還是希望怎麼怎麼的,我真得當你是朋友,所以我想直接跟主管說…(巴拉巴拉…)」同樣意思,換些字眼,然後重覆,然後無限迴圈。持續了二三十分鐘。MSN後是電話,電話後是疲勞轟炸。

「………………………………」

「………………………………………………………………」

 

自己不算心狠手辣或怎麼絕情的人,但在被捅這麼深一刀後,真的無法接受:「什麼叫我當你是好友,所以我去老闆面前告狀,讓你死得很難看!」是資質太差,所以解不出桶刀跟為你好怎麼畫上等號的?

 

不是聖人,也不是什麼先賢!說那些太虛偽,只想飆:「王八蛋!以後再信你就不姓謝!再身上噴大管血,你刀沒拔走還在那抱歉,說你不是故意捅這麼深的,我就叫白癡!」

 

 

磨練高EQ是件好事,對人生有加分。但滿身血還再傻笑說是人家“誤砍”,那就是自殘的一種。

 

人都該有“自我防衛機制”,所謂“防火牆”,免於被人撿自己骨灰的悲慘發生。啟動的原則,是自衛。人生不會一直有掏心掏肺好友出現,除非你對掏心掏肺定義較特殊。有時朋友“質量”夠就好,數量不是這麼絕對。

 

 

這天朋友託人將書攜來,說叫作者簽名。等作者哪天蒙主寵召了,他可當傳家寶來換點盤纏過生活,他是這麼說:「歷史裡會大放異彩的,都是掛了之後!我可以等!」

「………………………………」除了謝謝,還真找不到什麼能說的詞?謝你願意等我?

 

 

不知是不是天氣太熱,或腦子又結構鬆散,拎著筆簽啊簽,竟然出了包。(這般簡單的事?)

 

對!沒看錯!一本書的作者,簽自己的書,竟然還簽錯!!!

 

這是真實歷史案件,不對!應該說,“寫實的自殘事件較貼切!”

 

不知哪來一鼓作氣,突然簽了本名,可能是信用卡簽單簽慣了?突然轉不過來,就簽本名!但這書用的是筆名,怎能簽本名?本名是誰?誰知啊?就像知名作家幾把刀,簽書突然簽了“我是一把槍”,是不是怪到極點?(同理可證

 

為彌補簽錯的錯誤!天真地在簽錯下方,寫上【山寨版】三個大字!

一來凸顯自己是有幽默感的作家,二來是自我感覺良好,覺得寫了這三字,會很有感覺!(補破衣!用華麗的布補,冰雪聰明啊!)

 

沒想到,悲劇再度發生!!!

 

這“偽作家”,竟寫了→→→【山 塞 版】!!!

 

對!山塞版!

「………………………………」

「………………………………………………………………」

這下,連自己都對自己絕望!我想自殘,想砍了自己手,斷了後面路,真的!!!

 

「我到底是不是一個作家啊!!!〜〜〜」

 

「老天!!!〜〜〜」

 

 

●謎之音:「該書的擁有者說,你們真的是幫我拿給本人簽嗎?不是假的嗎???踹共啊!叫作者出來踹共啊!!!」

 

●作者:「將來要花多少錢,才能擺平這錯誤?不要踹共了!直接踹作者好了!!!」

 

●謎之音二:「啟動自我毀滅機制!自殘啊!捏爆自己頭吧!!!賠罪吧!」

 

●作者:「………………………………………………」

富貴,天註定。

那天那位業務大哥手機打來,劈頭即問︰「問妳喔!現在一個會用美工軟體助理妹妹,行情是多少?說個價碼吧!」

「啊?~~~???」當下,反應是,錯愕。

「對啊!就多少錢!價碼大概多少錢?」

「呃…大哥…這無法第一時間回答你耶!可以先把資料Pass過來,稍微了解狀況後,再跟你討論,可以嗎?」

「厚~不用這麼ㄍㄠˇ ㄍㄤ啦!就跟我說現在行情是多少就好啦!是客戶這邊要找人,然後他們想知道行情多少而已啦!」

「喔~這樣喔!不過,大哥,你還是把資料Pass過來,了解一下,才比較好理解!」

「厚~不用啦!不用這麼麻煩啦!只要跟我說,多少錢就好啦!真的啦!~兩萬二?兩萬五?說個價看看,我參考一下!」

「……………………」OK!他很堅持,只要知所謂“價碼”就好,其他部分,並不想多了解。

 

隨口說個數字,並不難。但“價值”,就這麼隨意定論嗎?況且,用在“”身上?人的價值?用數字幾秒定江山?感覺有點不負責任…

 

 

那天H友人閒聊,提及日前Interview時印象深刻事。

他眼前是個輕熟女E,應徵職缺是內勤會計、財務類工作。

HHR界沙場老將,人稱“滅絕師公”。(←他自己說的,都說自己殺人無數,宰殺不留情。)

 

Interview結束,照慣例H問︰「好吧~那說說妳心目中薪資Range,大概是哪個範圍?」

 

E女說了天方夜譚數字後,H這麼開始。(↓以下強烈個人觀感,不能接受者勿入!)

 

「她說她不是剛出來工作,社會打滾很多年。不能領那種小朋友剛出社會薪水,那沒意思!接著說,人出來工作,要養活些東西是基本。所以她覺得沒有五、六萬以上,是不會考慮的!」

Wa~~~OH!~Then?」

「妳知我叫滅絕師公吧!一遇到那種“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又會“自體膨脹”特殊人種,就會燃起要幫人類世界“淨化”本能!妳了吧!」

Then…?」

「我就只好清楚告訴她,她真正價值落在哪!這叫幫社會價值觀曲解人類,端正視聽!」

 

E小姐!妳開的價碼,算是公司裡面不低數字!通常能達到這範圍,不是一堆証照可舖牆當壁紙,就是天才型可替公司日進斗金的!這些人貢獻度,隨便都佔公司營業額某些%數,可說是相當有價值MVP人才!容小弟我好奇問,以妳背景、學歷、資歷、能力,這數字是怎麼計算出來的?可為小弟開釋一下嗎?順便跟妳透露一下,如果今天公司聘用,妳薪資該高於主管階級囉!當然啦!有能力的人,一定值得公司投資,打滾多年的社會人士,應該知道吧!」

「我不是菜鳥,我出社會很多年了,也沒有一天到晚換工作,我一直很穩定的在作事,因為結婚了,想說結婚後要找個離家近一點工作,比較好!呃…我老公在○○上班…(←啪啦啪啦…以下是一堆不是很重要流水話,此,快速略過!)」

E小姐!我仔細拜讀過妳履歷,還算寫的不差,至少算中肯!所以我們願意請您過來面談,讓大家彼此互相了解!我想有些話,我們還是攤開來說,較明確!(←啪啦啪啦…以下又是堆不是很重要流水話,此更加快速略過!)」

嘆氣後,H這麼說。「老實說,一開始看穿著打扮,就想請走她!妳是女生,告訴我?為什麼人妻都邋塌?NO!應該說!為什麼人妻她們可默許自己這麼鬆散?妳知道嗎~她給我穿那種醜惡不入流涼鞋就算了!不要說要穿套裝困難度這麼高的,全身上下,只讓我看到兩個字,居家!!!妳想想,萬一真給她矇進了公司,一個熟悉加一個自我良好,是不是整天給我穿拖鞋,肆無忌憚在女廁道人長短,說人閒話?好!再來說她樣子,我的媽啊!妳們女生不是天天都在呼喊“這世界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她都三十好幾了,下巴抬個半天高,自信滿滿說不是菜鳥,社會打滾很久,怎會敢用沒裝甲過的牆來Interview啊!~啊~妳倒是說說看啊!我後來認真端詳她,還發現沒眉毛耶!她眉毛只有一點前端耶!連畫完都沒畫就來,竹取公主喔!」

「……………………」我,無言狀態。

「好~外貌先撇一邊,反正阿字輩,都自我感覺過度良好導致的!她一坐下,就看著她肩上背那大LV包,超刺目!後來要填資料,她拼命從大LV中掏出LV皮夾,一堆東西堆半天,就是連支筆都沒有!我很錯愕,怎連支筆都不帶,就來面試?LV包大,但拿不出半張證照!皮夾炫,卻連自己名字都寫得歪七扭八!不是痛恨LV,是討厭拿著名牌就覺自己高尚,但本質卻不補強的人種!通常都不會用這類人!她們大可回家給人養,開心繼續虛幻度日,沒必要出來跟一般人搶飯碗,作身體健康不是嗎?」

「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菜鳥,工作經驗很足夠!大姐啊!在一家公司蹲很多年都沒升上去,值得驕傲嗎?穩定不是罪,但不上進就讓人起疑竇!當助理都與妳平起平坐時,還敢說妳要人家三倍錢,還只作原來Level事,是當企業都是慈善產業嗎?白目!同年人都國小畢業念高中了,妳人還在國小說妳很穩定,要當人柱是嗎?」

「……………………」我,依舊無言狀態。

「草包一個,敢要那種價碼,SXXX 真想當場叫她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性!」

H~女的!不能站著撒尿!」

「媽的!那明明是個中年男人戴假髮吧!靠!~講的我滿腔熱血噴發起來!那種的,最多給她個25就偷笑了,還敢開這麼高,嘖~呸~!」

「……………………」

「………………………………………」更加,無言。

「欸…H!都這麼熟了,問你喔!要老實說喔!如果是我,那價值多少?用你多年專業、閱人無數的經驗法則來判斷,值多少錢?」

「………………」

「………………………」原本像太陽黑子活動噴發大量閃焰男人,H突然沒了聲,開始沉思面容。

「嗯…呃…嗯…(咳)老實跟妳說,外星人~不在我邏輯法規裡…計算不出來…很困擾啊~」

 

「……………………」

「…………………………………………」

有時,朋友可以不要這麼多。

 

 

大概自己比較變態,所以思維邏輯跟一般人不太雷同。

賺錢不易,判斷要能增色的物件,該是自己本身!

人可為自己增值,端看怎麼進行;人可為自己加分,端看怎麼取決。女人滿辛苦,背負東西不會較少,能替自己本體增值,是件好事。經濟不景氣,要珍惜新臺幣,與其亂亂花,迷戀衝動不思索,不如花在刀口上。名牌包不會替女人加大分,因妳不是時尚名媛,跑PA非得要給記者拍。奢侈品不會革命大翻身,因妳除非被幾億身價單身小開撞翻上新聞,不然沒機會讓人看到錶面有沒鑽石亮晶晶。

 

問過無數男人相同問題︰「今天兩個女生穿差不多樣子,一個背名牌包,一個長得好,你們真要心動偷看或回頭,會對哪一個?」所有人說,「後者!」然後說︰「沒辦法!男人就是視覺動物!如果長的可愛又聰明,那又更好了!」

 

粉牆”有時限,過了再怎麼粉,都蓋不住歷史最直接的軌跡,能跟著女人成長的,不是粉撲與名牌,是腦下皮下組織,是一生的智慧!老了也可以可愛,不正也會討喜,但先決條件是,妳不是俗不可奈,不是腦容量停在青春期,一直沒長大!有腦有能力,可愛可以更持久。

 

莫再問︰「混的不好嗎,怎麼連個LV都沒?」

「或許混得沒很好,但沒LV也不算差。包中價值?不重要!裡頭有著一扇窗,通往世界的窗,通往每條路開端的窗!SO~名牌包可幫妳賺下個萬嗎?窗可帶來無限的可能!我知所謂價值,該落在哪裡!只是不跟隨人群,扛Logo在身上,並沒有甚麼錯。富貴命或許是天註定,但能不能有價值,是自己的手心定啊!經濟崩盤、不景氣時,跟著的是能力,不是裝不了什麼的名牌包。」

 

 

這天,眼見冰箱一盒放了NCake,想想再不解決掉,又浪費!拿起保鮮盒裝一裝,作早餐。酷暑早晨,到公司已滿身汗,東西都就定位後,開始吃早餐。

 

一日之計在於晨,早餐要吃的飽,一天才有精神,不是嗎?

 

但在一秒後,原本平靜,就天崩地裂!

 

 

面對這般結果,不斷咒罵︰「是怎麼樣?~有必要這樣嗎?~我雖然賺不多,也是很認真上班賺錢啊!就算比不上科技新貴,還是很珍惜新臺幣啊!有必要…○※◎◆#﹟□☆※…」

 

「……………………」

「…………………………………………」

 

「唉~~~富貴~真的~~天註定啊~~~~~~~」

我的早餐,一瞬間就經濟大崩盤,通貨大膨脹,糧食又短缺啊!

 

物盡其用︰燃燒吧~火鳥!

無論大公司、小公司、高科技公司、血汗公司、血肉模糊公司、沒有人性公司、無良產業公司,對小員工來說,最害怕的一件事,莫過於打考績。

 

這與讀念書時代,放榜時刻一般驚悚。請原諒在下用“驚悚”這字眼形容。

 

因為真就是恐怖片般,劇情往往直轉急下,不照牌理出牌,或柳暗花明又一村,你能想到的結果,最終就絕非那般。所見,不會是所得。

 

老闆、長官、上司們,對員工下屬,總有許多期待。

這些期待,幻化成數字公式,量化表格,或高高低低的曲線圖,或是潛規則

 

他們也總是不厭其煩,一而再,再而三諄諄告誡,身為基層員工的你,大的貢獻就是要有產值!要有價值!最好還要超值!最好肝爆了,尿血了,也要站的直直!

OK!銀貨兩訖,有薪水有工作;有酬勞有上工。大家都是為了五斗米,紛紛折腰,這就是最真實不過的人生。小員工的價值,不是能力與付出,有些狀況下,是他們所謂的物盡其用,放在他門覺得OK的棋盤上,不管你願意不願意。

 

 

好這陣子了,總聽長官們不斷提及︰「你要有亮點!要有亮點,才會凸顯你的不一樣!人家才會注意到你!」這對長官們來說,是勉勵與激勵人心的職場話語。但對小職員來說,卻是讓人皺眉的詭異不思議。

 

大家都作著差不多事,遵循相同規則,鶴立雞群?是真有其革命偉大健樹嗎?萬一不幸鶴立雞群後,所有雞看不順眼鶴,通通圍剿那鶴,該怎麼辦?我們不是要探討所有人一起沉淪,而是,亮點真正背後的意義是?

 

人人都想出頭,但要合理,要不樹敵,真沒這麼簡單。

亦或是,所有成員,都一閃一閃亮晶晶時,那誰該是不亮的那一個?

 

所以對亮點這兩字,對其投以相當大疑惑值。亮點,怎麼亮才是對的點?

 

 

考評結束,隔天與友人交談,他這麼說︰「亮點?~啥亮點?妳們公司邏輯好怪,我們作背光模組的,一聽到亮點,就知那塊營幕毀了,哪來得好啊?一個好好營幕有一堆亮點,早該報廢了吧!嘖…嘖…我不懂其他科技產業啊!嘖…嘖…嘖…嘖…嘖…嘖…」

臉上三條粗黑線,明顯清楚表達了我無言與無奈。亮點再不同地方,有著完全不同的詮釋。

 

亮點…對啊…亮點。

某些狀況下亮點,是亮的,但某些狀況下亮點,是找死的。

對老闆、長官、上司來說,物盡其用,人盡其力,拋頭顱,灑熱血,爆個肝,血點尿,是合理的。因為她們心中亮點,是用員工身體,當火引,作材燒才點起來的。火燒的再旺,火焰再大,都與他們無關。亮點,是用別人身軀,當耗材來引燃,來茁壯的。燒掛的是耗材,會痛的是別人,與他們,何干?

 

燃燒吧~火鳥!爛掃把~火鳥!點火的不是鳥,觀火的就很鳥。燃燒吧又火又鳥〜!!!

 

 

這天扔了假單,打算休個長假。再 稀鬆平常不過的事了。

只見後來,有長官啪啦啪啦跑來,趴屏風上開始聊。

 

「呃…妳過幾天要請假喔!」

「嗯啊!前一陣子太忙,都沒休到假,想說最近工作告一個段落,趕快來休一休。」

「喔~OK啊!該休的快休一休,不要不休假,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休~快休!」

「謝謝。」微笑表達我的謝意。

「妳有“ㄓˊ ㄉㄞˋ”嗎?」突然長官一個回頭問。

「喔!~有啊!有啊!當然有啊!」

「那好!Say~」

「要哪種的?」我問。

「啊?妳的~“ㄓˊ ㄉㄞˋ”還有分種類喔?」

「當然啊!花樣可多了!而且啊~我平常都有再這方面的準備,物盡其用,不浪費的說!」

「喔?~這樣啊!~」

「當然啦~當然啊!~我是ART啊~思維模式本來就跟一般人不一樣的!」

「所以?是因為妳作設計的,所以“ㄓˊ ㄉㄞˋ”多嗎?」

「當然囉!就是因為作設計的,花樣要比人家多啊!不然怎麼叫ART對吧?等我幾秒鐘,我馬上弄出來!Wait…」

「蛤?出來?」

「對啊!等我一下下!~」

迅速跑到櫃子邊,將一堆收集回的精美紙袋,整陀拎到桌面,對著長官開始笑。「挪~紙袋!什麼樣大小都有,要多花俏就多花俏,還有塑膠材質的喔!你看~這個還燙金的喔!」

 

「……………………………」長官睜大眼,不發一語。

「(咳)……小茹!妳誤會了!我是要說,妳要請假,妳的“ㄓˊ ㄉㄞˋ”呢?」

「對啊!請假!紙袋啊!這些都是紙袋啊!通通都是紙袋啊!喔!~除了那個塑膠的不算外,其他都是啊!有問題嗎?我還在想,長官您對於請假這事,著眼點特別特殊不是嗎?放心啦!您要幾個紙袋都沒問題,喜歡哪個就拿吧!別客氣!放假前盡量拿別客氣,通通拿光也OK啦!」

 

「……………………………」

「…………………………………………………………」長官再度面露無奈詭異表情,然後嘆氣。

「我…是說,妳的“ㄓˊ ㄉㄞˋ”!~」

「對啊!就這些紙袋啦!這些都是苦心收集的上等貨呢!喜歡那個就拿去吧!」

 

 

「…………………………………」

「我是說!妳要請假不是嗎?妳的職務代理人!“職代”是誰啦!」

「給一堆紙袋,是要幹嘛咧?」

 

「……阿你…………不是……要……紙……袋喔………………」

我錯了。

 

好吧。我的耳朵可能有長繭,或是被什麼東西堵塞了。

 

這次是在下的問題,跟老闆無關。

老闆很好,我也很好,只是“紙袋”出現的…有點不好…

 

『“ㄓˊ ㄉㄞˋ”有很多用途,可以幫忙代理工作,可遮掩東西,還可套在頭上遮羞愧…』

 

【謎之音︰妳鬆散的腦子,應該直接用布袋套吧?】

Please don’t call me baby!我不是你的寶貝!

說話表態方式有很多種。

”或許只是其中種表達方式,但只要不傷人、不難聽,何嚐不可?

 

回溯兩年前記憶片段,當時因公務到大直區某間酒店。(其實是飯店,不知為什麼要叫酒店就是了。)大廳佈置裝飾,天花板垂吊著許多小花束,這場景沒什麼弔詭,但小花下面用一根一根玻璃試管裝著,整片垂吊在天花板,一時鬼迷心竅自己,竟在當下對所有人說︰「你們看!這樣一片像不像滿清皇朝寶貝房,一個一個公公寶貝掛在那?」……還當人家酒店主管面前說。

 

OK!這段回憶到這,開始怪異的發展方向。(想了解詳情,請吞下口中的茶水,然後點這邊連結。)

http://tw.myblog.yahoo.com/reicospg/article?mid=24912&prev=25056&next=24755&l=a&fid=5

 

 

寶貝 Baby”這字,用在不同地方,會有不同結果。用在對地方,可能是甜蜜結果,用在不恰當地方,可能是人推自己到地獄去。寶貝可甜蜜,可地獄;寶貝可加分,可零分。

 

在下用自己當人體證明,舉例說明。(這是無心之舉,絕非刻意,但結果就是,唉~~~俗稱拿磚頭重擊自己腳,而且是連續很多下。)

 

那天,堪稱盛大場公務活動結束後,照慣例將所有道具、物品,通通上車統一壓運回公司,天色已黑。(其實該說根本是半夜,一片黑!哪來天色黑不黑,通通都黑黑。)一同回程的其他工作人員,東西一放,根本懶的再清點、核對,就各自回家去了。(心裡的OS都是︰很累了,早點回家好,其他隔天再說吧!)就這麼堆成一座小山東西,就扔在那自生自滅。

 

哀嚎傳出,往往是隔天後。開始有人找物品、不見東西,到處尋求失蹤品。

 

不斷地,無名物品一個接著一個,被失主領回,唯獨那閃燈反光板,一直躺在桌面最顯眼處,乏人問津。

 

一週過去了,兩週過去了,終於,到第三週…這天吃便當時,無意中與反光板四目交接。

開始思索︰『這東西是失主自己親手作的,既然是自己親手作的,理當相當寶貴才是?怎麼會過了三週了,還不會想到它呢?太奇怪了吧?難道…』盡管滿心疑問,失主還是遲遲未來領回他的“孤兒”。打了電話去,找不到人;寫了Mail去,沒有下文。

 

終於有天,在到別樓層樓梯交錯走道的當下,巧遇失主,一句寒軒後,因急著去會議,節省時間直接帶到主題︰「○○!很忙喔!忙的東西掉我那,發Mail很多次,都沒空過來拿喔?」

「啊?~你有發信給我喔?我怎麼沒看到呢?」

「有啊~發了兩次吧!我還在想,你怎麼都無動於衷,不理呢?」

「喔…有喔?可能信箱爆了!沒注意到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找時間去跟你拿!」

「好!那等你有空,來撿回去!」

「欸…那問一下,我掉什麼東西在你那?」

(內心OS︰這傢伙也太強吧!掉這麼重要東西都還會忘喔?親手作的耶!親手作的耶!)

「喔~你的~寶貝啊!~」鏗鏘有力聲音,我這麼答道。

 

此時,旁邊原本低頭在擦欄杆清潔阿嬸、阿姨們,瞬間“猛爆性”反應,不約而同抬起頭,一個個睜大眼,目不轉睛看著我們這方向。

接著更機車的是,在場面凝結幾秒後,這男人突然冷冷說︰「厚!~我的寶貝?愛說笑!!!我的寶貝還在我身上啊!怎麼會隨便掉呢!呵呵呵!!!~」(接著還相當故意,往他下半身望一眼,似乎是在確定什麼的表情,然後回頭望著我。)

「………………」

「………………………………」

 

懂了。

懂那些阿姨、阿嬸們,為什麼會放下手邊的工作,抬頭專心聆聽。

也懂了,不該隨便把人、事、物,拿“寶貝”來當形容詞。

 

接下來的畫面,他忍著狂笑著離開,我則是琅嗆走過那些,對我露出奇特眼神,行注目禮的阿姨、阿嬸們上樓。且堅信,在我離開後五秒內,她們所有人,會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般,開始瘋狂說著剛剛的“Baby寶貝事件”。接著十傳百、百傳千、千傳一堆堆,然後,之後WC遇到,我就會是大家指指點點對象→『那個…就是…說著她當眾撿到男人寶貝的女人,嘖…嘖…嘖…』

 

 ̄_ ̄

 

『唉………』

 

該邊”跟“撿寶貝”,反正位置都差不多。

唉…誤會就誤吧!

 

集滿五個誤會,再一次開說明會澄清好了,比較環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