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八九五

 

一個男人,對他家園的愛? 一個女人,對她男人的愛? 為家園犧牲的愛,以及一個女人對她男人無悔的愛,刻劃得細膩深遠、催淚感人。而這一切的感動,剛好都發生在1895年的台灣 …。

為了心愛的人,你會付出多少?為了保衛家園,你又願意犧牲多少?改編自客籍文學作家李喬名作【情歸大地】的愛情史詩電影《一八九五》,就以這場「乙未戰爭」為背景,生動描述了客籍義勇軍領袖吳湯興與他妻子黃賢妹之間,一段歷經生離死別、互信互愛的動人愛情。

為了抗日,吳湯興投筆從戎,組成了客家義民軍。當他率領客家男丁為保家衛國而奮戰時,他的妻子黃賢妹則與全村女眷共同染衣耕作,作為他的強力後盾。

吳湯興起初屢戰屢捷,後來卻在新竹阻擋日軍失利,並陷苦戰於苗栗。由於兵力懸殊,加上武器糧餉所限,他最後僅能以游擊戰術,拖延日軍南下的速度。而原先並肩抵抗的清官眼見大勢已去,紛紛逃回中國,使他處境更如雪上加霜…。盛夏時分、荷香蟬鳴,黃賢妹於苗栗溪畔漂布時,竟意外遇見了牽馬路過的日本軍醫森鷗外…,原來日軍已兵臨家園,情勢嚴重顯然超過了預期 …。

玫瑰夫人

 

以下這個故事我詳細看了三遍,因為我很想知道 — 如果我是那個玫瑰夫人,我會怎麼辦 ?我的答案恐怕會令大家都很失望…    我相信我會幫那個小孩賣報紙,    然後告訴他,世界上有好人,有壞人,  有騙人的,也有被騙的….  你要學會的是"怎麼辨識 ? "    然後和好人做朋友, 離壞人遠一點…    甚至…     你必須知道下次要怎麼交易才能從那個壞蛋手中拿到錢 !演出一場好戲不容易,要教會人懂一件事的戲更不容易 !阿良http://samsaradiary.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08.html   …….放心,你暫時在這裡等我,我去為你討回道。」於是就向車夫說:「麥克趕快追過去我們要把那塊鎳幣討回來!」 大約經過十分鐘,那輛豪華馬車果然回來了,貴婦手裡果真拿著五分鎳幣,並吩咐馬夫………….

老五老基金會 招募年菜義工

台中縣老五老基金會推動送餐服務已經6年,該基金會明年年初送餐範圍將擴及台北縣市、苗栗縣和中部四縣市及雲林縣,目前面臨到招募不到送餐義工,及北部餐飲學校協助的窘境,希望有北部餐飲科學校能協助年菜製作,該會願支付年菜製作費用,聯絡電話:(04)22463927轉分機16。

北縣升格進度延宕 周錫瑋哭了

北縣升格進度延宕 周錫瑋哭了

公視 更新日期:2008/10/30 22:16

歡迎回到新聞現場,內政部將推動,三都十五縣,區域調整方案,第一階段,計畫在民國99年底,率先完成台中縣市合併,升格為直轄市,消息傳出,台中縣市相當振奮,不過,已經升格為準直轄市的台北縣,成為直轄市卻反而落後,面對政策的轉變,台北縣長周錫瑋今天在議會,當場落淚,更表示不排除退出政壇

幾個星期前,才因為統籌分配款遲遲沒有全數到位,台北縣長周錫瑋表示,中央再不協助,就要退出明年縣長選舉;而今天周錫瑋的話說得更重了,因為台中縣可能比台北縣更快升格為直轄市。

周錫瑋哭了,還說不排除退出政壇,在場議員,不分藍綠,同仇敵愾,認為中央資源分配不公,揚言休會,要一起到總統府前抗議。

「三都十五縣」是馬蕭競選政見,內政部依指示將在馬總統任期內執行第一階段計劃,優先合併台中縣市,這讓早已升格準直轄市的台北縣情何以堪,要把這個「準」字拿掉,可能還有得等。

記者 王琪如 林志堅 台北報導

北市警方三重攻堅遭歹徒刺傷 一人送醫

北市警方三重攻堅遭歹徒刺傷 一人送醫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08/10/30 22:47

(中央社記者王鴻國台北縣三十日電)台北市中山警分局員警今天晚間近八時前往三重市龍門路某民宅查緝毒品,攻堅時遭歹徒持水果刀挾持,經一番搏鬥後,一名員警手部遭割傷送北縣縣立醫院三重院區急救,所幸傷勢無大礙,全案正由警方蒐證偵辦中。

三重警分局指出,中山警分局員警晚間越區到龍門路某民宅偵辦毒品案,攻堅時造成一名員警受傷送醫,三重警分局長泰派出所獲報到場支援,隨後,北市警方派員接手蒐證偵辦。

警方指出,北市警方攻堅時,年約四十歲的彭姓員警遭歹徒挾持,一度對峙,最後發生搏鬥,歹徒雖被制伏,但是彭姓員警右手卻遭割傷送醫,所幸經診治後,傷勢已無大礙。971030

新莊副都心寸土寸金 仲介賺暴利 殺手眼紅開槍恐嚇

新莊副都心寸土寸金 仲介賺暴利 殺手眼紅開槍恐嚇

中時 更新日期:2008/10/30 04:34 張君豪/北縣報導、林金池/北縣報導

涉嫌開槍打死統聯客運老董的殺手「毛筆」王齡毅,月前從大陸潛回台灣,介入新莊副都心一起數億元的土地買賣糾紛案,上月十九日凌晨,他在新莊、中和對林姓被害人住處連開六槍示警,犯案後又「坐桶子」偷渡到大陸藏匿。兩岸來去自如,讓警方十分頭大。

林姓被害人供稱,他以一億八千萬元,仲介新莊副都心中港厝四筆價值逾五億的土地,隨後轉手賺了不少錢。王齡毅(廿七歲)犯罪集團聽到此事,認為有利可圖,教唆巴志祥等寄送恐嚇信,表示願意加碼二、三億「購回」,結果被他拒絕,因此惹上麻煩。

警方發現,王嫌先騎車到被害人新莊新泰路住處連開兩槍,打中陽台鐵架。一小時後,又到中和保健路被害人親戚家,對鐵捲門開四槍恐嚇。

集團成員隔天還致電警方,稱犯案槍枝藏在雲林虎尾新公園游泳池旁電塔下方草叢。警方後來在該處找到一把制式九○手槍、一支滅音管及一個彈匣。北縣中和、新莊分局與刑警大隊成立專案小組,日前約談巴志祥、胡子壬等四人到案。

王嫌背負多起殺人案,警方對他潛逃大陸還悄悄回台開槍非常重視。資深刑警指出,五年前王嫌犯下統聯客運總經理白德存槍擊案後,也高調通知士林警方凶槍棄置地點。警方研判他犯後已循管道遣逃出境。

曾任消防局替代役男的王齡毅非幫派分子,近年屢犯大案,包括:統聯客運前董事長、總經理槍擊案;雲林虎尾角頭王永富槍擊案,及藝人小松、小柏遭毆打案。王嫌當初棄保潛逃大陸前,還向警方嗆聲「有種來抓我,不要為難兄弟!」

王嫌獨來獨往,不跟道上兄弟互動,警方研判新莊副都心槍擊案,應是王嫌聽到風聲,認為「有利可圖」才持槍上門恐嚇。

北縣新莊副都心土地開發延遲,甚至傳出買賣開槍糾紛,地主人人自危,紛紛走避國外,還傳出雇用保全貼身保護,避免捲入風波中。

一名林姓地主指出,新莊副都心開發案原本今年初就要發還土地,不料到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不僅影響開發進度,也造成地主買賣、合建案件的困擾。

磯釣不穿救生衣 北縣11月開罰最高25000元

磯釣不穿救生衣 北縣11月開罰最高25000元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08/10/30 18:50

(中央社記者王鴻國台北縣三十日電)台北縣海岸線雖然多屬交通部觀光局管轄,但由於每年秋冬季節交替時,東北角貢寮龍洞灣一帶吸引大批釣客磯釣,釣客稍有不慎就可能發生浪襲落海憾事,為了保護民眾安全,台北縣政府決定十一月一日起強制要求釣客穿救生衣,勸導不聽就開罰,最高罰款二萬五千元。

縣府指出,台北縣海域去年共發生十二名釣客溺斃意外,今年統計迄今已發生六名釣客溺斃案件,有鑑於時序邁入秋冬交替的磯釣熱季,為避免憾事再次發生,消防局特別召集相關單位開會,決議組成「維護釣客安全聯合巡查小組」,自十一月一日起執行強制取締。

縣府指出,屆時,除了貢寮鄉西靈嚴寺及瑞芳、貢寮消防分隊將辦理借用救生衣措施外,巡查小組將自西靈嚴寺起朝龍洞等海岸執行巡查及宣導釣客穿著救生衣,若不服從勸導,將依台北縣發展觀光條例處罰「釣客」新台幣五千元以上二萬五千元以下罰鍰,以喚起釣客注意自身安全。

至於海岸管轄權爭議,消防局長黃德清表示,這是人命關天的問題,何況縣府還提供救生衣租借,若釣客仍不願穿,就先罰了再說,也希望藉此凸顯觀光局不願配合的問題,進而尋求解決之道。971030

有一種愛叫殘酷

 

 

男人對女人一直很好,呵護有加,只要他在家就不讓她做一點家務。

買菜,做飯,洗衣,拖地,洗碗等等,他都會做得又快又好,

女人喜歡什麼東西,不用撒嬌耍賴,他總會當成禮物買回來。

用他自己的話說,女人是用來疼愛的。

女人柔美嫵媚,她的幸福全寫在臉上,甜美的,充滿陽光般的燦爛。

她一直以為,日子就可以這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天長地久,永生永世。她將一直做他懷裏的羔羊,他將一直是她一生的依靠。

天有不測風雲。一天,她在電腦前加了一夜的班,早晨站起來時,忽然天旋地轉,一瞬間的黑暗將她徹底擊倒。

當她醒來時,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男人正紅著眼圈守在她身旁,

她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伸手摸他的臉,猛然,她的心僵住了,

這一刻的冰冷竟然比暈倒時的黑暗更讓她心驚…..

她的右臂竟然根本無法動彈!

 

她吸入的一口氣就那樣悶在了喉嚨裏,她瞪著疑惑而驚恐的眼又試一下自己的右腿,同樣的麻木,毫無知覺,她的右半身,已經不屬於她了。腦溢血,常年的伏案與過度勞累讓她付出了代價,一直以為這是老年病,總要七老八十才有可能會得,而她才剛剛三十九歲啊!

她徹底失態了,歇斯底里,哭得天昏地暗,以後可怎麼辦呢?

從此成了一個廢人了,不能工作,不能持家,不能再帶心愛的女兒去公園,不能再挽著他的胳膊散步,終生都要躺在床上了,要躺多久?十年? 二十年?她無法想像,她無法忍受,她所有的幸福就這麼灰飛煙滅了。男人不停地鼓勵她,醫院也開始給她做康復治療。

 

四十天過去了,兩個月過去了,終於有些好轉,她的手和腳有了些知覺,可以做些簡單的活動,但是好轉卻始終停留在這裡,任他怎麼努力給她做按摩也沒有起色。她無法自己穿衣服,扣扣子,吃飯時拿不住筷子,飯菜掉得滿身滿床。她無法自己去洗手間,沒有人攙扶著,她什麼也做不了。她再次陷入崩潰,自己不可能回到健康的狀態了,這,已經是恢復的極限。就在這時,她明顯感到了男人的變化。以前不等她口渴,男人便會拿了吸管遞到她嘴邊,她想吃什麼,只要眼光看到床頭櫃,男人便會問:「是蘋果?我幫你削皮。」她到洗手間,他會像抱當年那個小女生一樣抱著過去。而現在,男人陪護她的時候,更多時間是在看自己的專業書,或者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屬聊天,或看她一眼而已。尤其是這次更加過分,已經晚上七點了,他還沒有像平時那樣送飯過來。

 

她已經很餓了,肚子咕咕叫了半天,床頭櫃上有同事看她時送的糕點,她想自己伸過手去,可努力了半天,手還是僵在半空。

她忽然想到一個重大問題:「男人,還會留在她身邊嗎?

四個月了,哪個男人熬過如此的一百二十天?

自己這半殘的身體還有哪點值得他留戀?

四十二歲的男人,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

誰會把大好時光浪費在一個纏綿病榻的女人身上?」

 男人來了,帶了一大盒剛出鍋的排骨湯,

她猛一揮手,那鮮嫩的排骨便落了一地,湯汁灑了男人一身。

男人沒有像平時那樣安慰她,反而皺眉說了一句:「妳愛吃不吃!」

她被噎住,差點喘不過氣來。

 

過了一會,她想去洗手間,賭氣不叫他,左手撐著床向旁邊蹭,然後再用左手扳起自己的右腿放到地下,鼓足了勁兒試著要站起來,卻終於沒成功。男人斜著眼睛裝作沒看見,仍舊忙著用手機發短信。

 

女人的血在那一刻涌向頭頂,她,不再是他眼中的珍寶!

她狠狠用手撐住床頭櫃,搖搖晃晃站起來,男人這時才趕過來扶住她,遞上手杖,她甩手甩開他,把手杖緊緊握在手裏,現在,這個沒有知覺的木頭,才是她的真正依靠。在洗手間裏,她看到自己蓬頭垢面,哪還有當初的美麗與嬌媚?男人越來越過分了,扶她在走廊裏散步的時候,總是粗聲大氣地吼她:「妳倒是自己拿著外衣啊!就不能再走快一步?自己走,老扯著我幹什麼?妳不是要上廁所嗎?再不走快點尿了褲子我可不給妳洗……」當著走廊裏那麼多人,女人低下頭一聲不吭,機械地挪動自己的腳,從小到大,她何時被別人如此呵斥過?自從嫁與他,哪一天他不是輕言慢語百般呵護嬌寵?什麼一夜夫妻百日恩,什麼柔情蜜意山盟海誓,什麼永生永世不離不棄,全是鬼話!男人越來越明顯的漠不關心,讓女人徹底失去了依賴。

 

雖然她看起來柔弱,骨子裏卻是堅韌的,所有的冷落與白眼,都成了她努力鍛鍊的動力,你不是不按時給我送飯嗎?我自己吃上回剩下的。

你不是不給我換衣服嗎?我自己花一個小時解開衣釦,再花一個小時脫下。你不是不扶我散步嗎?有這根拐杖就行!

不知流了多少汗,咽了多少淚,康復竟然又重新開始了,這次的康復不再是被動的,而是主動的,女人被傷害的自尊成了一座噴發的火山,她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手越來越靈活了,腿也漸漸有力了,她的眼裏又跳動著希望的火花。

日子如流水般過去,她對男人一次一次的遲到與漠視變得無謂,積聚起所有的潛能與毅力,來康復自己,等待著出院,也等待著男人對她說出那兩個字:離婚。

連醫生都很難相信她竟然可以恢復得這麼好,除了右腿還有些僵硬,其他地方幾乎都和正常人一樣了。醫生笑著說她創造了一個奇跡,女人也含著淚笑,卻笑得有些蒼涼。

 

男人來接她出院了,兩個人在路上都很沉默。

她仍舊固執地不讓男人攙扶,眼看快到家了,她的心快跳出了胸膛,以後,這裡,還是她的家嗎?

男人開門的時候,她定定地看著男人微低的頭,他的腦後竟然有隱約的白髮了。是否,男人就將和她攤牌?她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忍住即將崩落的眼淚。「丫頭,睜開眼看看。」是男人溫存的聲音。

女人疑惑地睜開眼,呼吸再一次被悶在喉嚨…..家裏堆滿了玫瑰花瓣!餐廳,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全是她最愛吃的。

她苦笑:「怎麼?最後一次浪漫晚餐?」

男人定定地看著她,忽然淚流滿面:「丫頭,我的傻丫頭,妳知不知道我等妳站起來等得好辛苦?妳知不知道看妳受苦我有多難過?妳知不知道我硬著心腸吼妳罵妳時有多痛苦?可如果不這樣,妳就會一直依賴我,永遠也沒辦法再站起來了。」

 

第二年開春的時候,女人已經可以重新工作了。

看上去,她比大病之前略顯老了一些,但臉上的燦爛卻沒變。

因為,這個男人讓她明白:

「不要懷疑真愛,有時候,有一種愛叫殘酷。」

 

父母對孩子也一樣…

訓練孩子的獨立,也是需要一些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