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日記(醉)

 

      

上次住院.隔壁床住了另一個小朋友.打針前 . . . . .

小朋友問他爸:為什麼要擦酒精棉球? . . . . .

 他父親說:那是酒精.先把你的屁股擦醉了.再打針就不痛了 . . .

 小朋友說:可是我還是痛呀!  . . .

 他爸回答:那是因為你酒量好啊! . . . . . . .

 爺聽到了.就從板凳上摔了下來 . . .

安安日記(小醫馬)

農曆七月不太平.連續幾天.我高燒40度不退.急診室跑了三趟.醫師查不出病因 . . .

住院第二天.小巧玲瓏的女醫生.爺叫她小醫馬.終於查出我是扁桃腺發炎.細菌在作祟 . . .

加了抗生素在點滴裡治療.第二天就退燒了 . . .

爺說.這個小醫馬給我們大家(含急診室醫生)上了一課.題目是什麼叫~~對症下藥~~ . . .

六天來.在醫馬..護馬..及奶奶細心照料下.我終於出院了 . . .

生病住院很無聊.像失去自由的小鳥.這是我四歲以來.第一次住院.希望別有下次了 . . .